fbpx

《意義》讀後:比快樂更好的人生目標

人生在世,有何意義?這樣一個簡單的問題不知困擾了自古至今多少個哲學家,對於體驗過經濟快速發展的年長一輩來說,討論意義不難,意義往往等於追求世俗的成功,但交棒到下一代時,不同文化的年輕人不約而同的出現了意義危機:找不到意義、缺乏人生向上的動力、沒有足夠的教育和管道去深入探索意義。

時任職於史丹佛研究中心的 Emily Esfahani Smith 在充滿年輕人的校園裡就觀察到,傳統人生意義的來源漸漸失落,例如家庭觀念淡薄以及宗教力量減弱,專精於自己領域的教授們也往往無法滿足學生對於意義這個課題的追求,又隨著正向心理學的興起,快樂與享樂主義似乎取代了意義成為更流行的人生目標,卻無法填補人們內心的空虛

ThePowerOfMeaning_book_cover

為了探究為何快樂不是人生意義之所在,作者 Emily 在這本 2017 出版的優秀之作《意義:邁向美好而深刻的人生》中整理了大量近代的文獻和討論,輔以數百人的訪談,歸納出以四個支柱構成的「意義」,作為現代人價值感危機的指引,這四個支柱分別是:

  • Belonging 歸屬
  • Purpose 使命
  • Storytelling 敘事
  • Transcendence 超然

意義與歸屬

歸屬感對許多人來說是一種強力的意義來源,成為某個團體的一分子,這種特殊的身分標籤把個人與所代表的社群綁定,對內取得團體的社會認可,對外用來區別你我,通常更加投入的成員得到的歸屬感回饋也越強。

強大的歸屬母團體也同步抬高了成員的榮譽與自尊心,我們都很熟悉這種以歸屬感為基礎的社交方式:家庭背景、學校和科系、師從哪個名人或專家、工作和公司品牌、各種業餘愛好社團、專業證照等等,年輕人常有種獨特的倔強,想要特立獨行,和傳統的歸屬感做出差異,渾然不知自己也只是把情感投射到另一種價值觀的歸屬團體。

感到自己有歸屬,通常也意味著你被他人需要,而且你也必須對團體負起一定的責任和提供貢獻才能以成員自居,而創造意義的一個秘訣就是和夥伴共同經歷高峰低潮的奮鬥過程,沒有一定辛苦參雜其中的成功缺少深刻的意義,而與他人共享的意義則能長久不墜。

意義與使命

人生使命可以是個人化的長遠目標,也可以是所屬社群的文化原則,不論是哪一種,擁有信念和價值觀的人往往更有動力,生活有了方向感,就能忍受進而擺脫難免感到的生命虛無

作者特別提到工作的角色,很多人不喜歡自己的工作並引以為苦,忽略了工作是充實人生最簡單也頗為有效的使命感來源,尤其當我們用服務他人、幫助他人的視角看待自己的工作時,獲得的使命感回饋遠大於取得世俗的成就。

即使無法找到堪為人生志業的工作,僅僅從工作本身當中尋求小的正面價值,或是用全新觀點定義所作所為,也能有效增加意義感受。

談到工作與使命感的關聯時,仇富是很有毒性的心態,總有些人表現得彷彿世上最好的工作就是有錢的那一種,在真實世界裡,有錢但不快樂、看似富有但感到迷惘的成功人士並不少見,旁人有時羨慕錯了對象。

意義的真諦是靠自己的努力到達使命的彼岸。

意義與超然

超然經驗在心理學研究當中是一個有趣但仍待開發的主題,超然的典型反應之一是敬畏,當事人在遠比自己偉大的事物之前感到自身渺小,在理智不可解的感動中完全臣服,這種看似偏向宗教性的描述,其實在很多場合都有機會出現,像是面對壯麗無比的大山大海、自然發生或因藥用引起的幻覺、夢境、連續的超級好運氣、瀕死經驗等等。

超然經驗之所以能增進人生意義,是因為它會把個人與某種比自己更高大的概念或價值連結在一起,破除自我的框架,那些愛好自然以保護地球為職志的人肯定覺得自己的行為頗有意義,畢竟個人的些許時間跟整個地球的存續相比實在微不足道。

對當事人有特殊意義的超然經驗有時會大幅改變一個人,像是生重病並不是一件樂事,但神奇的是許多大難不死的病人,撿回一條命後反而覺得生命變得更有目標和意義。不論好壞,每個人生命中都會有幾次這樣的超然經驗,當你遇見時,停一停想一想,或許它就是你人生意義的轉捩點。

深度的心流體驗可能和超然的感受是很接近的,準時收看比賽轉播並幻想自己是 NBA 球星的社區小孩,也會更有動力一大早到球場練習。投入自己熱愛的事物,將其轉變成一種超然經驗,不論是成為瘋狂的世界盃球迷或是某種次文化的愛好者,都可以成為生活中的意義調味料。

意義與敘事

如果給你 10 分鐘,讓你總結至今為止的人生,你會怎樣編排自己的故事?

和事實究竟如何相比,自我詮釋對意義的好壞大小影響更鉅,心理治療中很常用來幫助病患走出創傷或是減輕焦慮的小技巧之一,就是透過重新檢視、思辨、重構,建立一套對相同事件的不同見解,用新生比較健康的觀點取代舊的。

顯然,如果你的人生敘事充滿了悲情和苦難,自然容易質問人生有何意義,但如果能夠用一套成長心態、未來導向的角度重新編寫,就有機會賦予正面的意義和能量。

職場訓練中經常聽到這個哲學討論:一杯半滿的水,究竟是裝了一半還是剩下一半,完全取決於你的觀點,事實並非是最重要的,重要的是你的觀點如何影響你未來的行動

結語:比快樂更有意義的事

人生得志的時候,人們似乎既不擔心也不缺乏意義感,只是一味地追求享樂,對於意義的懇切追求往往出現在成長停滯、陷入低潮的人生階段,而令人驚訝的是,意義危機在任何年齡層的專業工作者身上都能看見。

如同作者一再討論的,如今許多研究都指出以快樂為目標的人生無法獲致意義感,很有意義的生活和很快樂的生活雖然有重疊,但來源並不相同,快樂通常出現在輕鬆簡單、舒適、愉悅的情境,但通往意義的道路上卻經常要吃苦。

Emily 在其 TED 演講中的結語是掌櫃很喜歡的一段,她說:

Happiness comes and goes. But when life is really good and when things are really bad, having meaning gives you something to hold on to.

    Leave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